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7-02-26

【SD】不是奇迹

这不是奇迹,这是爱。

天上降下的雷失去了颜色,只有刺耳的声音不断地回响在Dean的耳边。地上的千疮百孔似乎与地狱无异,只是没有可怖的尖叫声烦扰着Dean。但是Dean的眼前却是血红,自己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胸口震动。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可以倾诉,更没有人愿意聆听——这就是猎人,一名Winchester的宿命。

街道上除了被掀翻的汽车,坍塌的楼房,就是不知是怪物还是人类亦或是恶魔天使的尸体横七竖八地点缀着人间地狱。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Dean一个人了。他抱着Sam,Sam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没有挣扎什么都没有。但是Dean的表情却看的不真切,连Cass的离开都没有发现。

Dean恨自己。从小父亲就千嘱咐万嘱咐告诉Dean:要保护好Sammy,不要离开他。任何伤害他的东西全部铲除。把你的眼睛镶在Sammy身上。而Dean从来都是说,遵命。

Dean照顾了Sam一辈子,又何曾没有想过失去他的那一天是怎样的黑暗。他会发了疯地寻找一切救回Sam的方法,他会愿意付出他的一切换回Sam正常的生活。天知道Dean多么后悔那个晚上,在那个Sam和他女朋友的爱情小窝楼下,将Sam永远带离的正常的轨道。多少人和恶魔或者天使告诉Dean:你们Winchester一家,是逃不过诅咒的。即使你不去拜托Sam,他迟早也会踏上这条不归路。Dean从来不相信他们的屁话,他始终相信要是自己不去打扰Sam,要是他能够像从前那样好好地暗中保护Sam不去打扰他的世界,Sam就会活着,幸福快乐。

对于一个猎人来说,幸福是奢侈的,快乐是虚假的。Dean深刻地品尝了所有的痛苦,他尽全力为Sam拦下所有的灾难。但是他太急于保护他,却忘了Sam在一直长大。Sam的个子超过了Dean,连行为也不完全收Dean的控制的时候,他才发现:啊,我的Sammy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可是我还一直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待。是的,他对这一点不满已经很久了。
他是个天生的猎人,很像父亲,这是Dean不得不承认的。多少次他们是因为拥有彼此才得以存活,又有多少次徘徊在生与死的路上时是对方将自己拉回。

没有Sam,Dean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他只会是那个鲁莽行事,社交能力为零,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Dean·Winchester。他只会是那个因为看见美女就耽误案子的花花公子。只是因为生命里出现了Sam,那个总会在自己几乎要大骂出口的时候,轻手挡住自己的身躯,又带着全世界的人都会原谅他的表情和那些Dean搞不定的人交流的男人。是那个会在自己一夜未归回来后,黑着眼眶一脸埋怨和怨恨地把自己一晚的搜索结果给Dean看的合格负责的猎人。要不是因为Sam,他早就在地狱里待上了几千年了,也是因为Sam,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彼此。Dean可以为Sam死,Sam也可以为Dean抛弃一切。就是这样胜过一切的羁绊,让他们在猎魔的路上,双双开着Impala见神杀神,遇魔杀魔。

可是为什么…

Sam的身体还没有失去体温,甚至连那双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都还没有合上,还睁着,还在奋斗,还在安慰着Dean自己。他还有呼吸,本能告诉Dean你必须用尽一切方法救活他!可是这一次有些不一样。
他的灵魂已经破灭了。被强行剥离灵魂的肉体无法存活太久。

Cass就站在他的身后,而Dean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看Cass的表情,更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指着Cass的鼻子,命令他立刻去找可以复活Sam的方法。或者自己起身坐进Impala,像从前一样满世界的跑,打电话给Bobby,去寻找。
有个人说过,或者说是施舍过这么一句话:Winchester家的两兄弟,除非是灵魂破灭,不然总会有人把他们破碎不堪的灵魂重新拽上来,像循环利用的工具一样继续使用。

Dean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这样Sam就不用继续受折磨了。他不会去地狱,不会去天堂,不会去炼狱也不会待在人间。他去了没有人监视没有人看管的自由的国度。这么多年的不屈和倔强,在得知Sam根本无力回天的那一刻尽数瓦解。

Dean时常想,自己的生活就真的这么糟糕吗?就真的像人们想得那样痛苦吗?他回想了一下,美女和汉堡,弟弟和Impala。好像也没那么糟。要是没有一路上稀奇古怪,一般人都不会相信的生物,这会是一次完美的公路旅游。有什么能和与家人搭着自己心爱的Baby同游各地更幸福的呢?可是Dean又是那样的明白,明白什么叫事与愿违。什么是应得什么是妄想。

他把手放在Sam不再跳动的心上,已经流干了的泪被风吹出了悲痛的痕迹。

就在这个时候sam的手抬了起来,轻轻地落在Dean的眼睛上点了点。

耳边响起了Sam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别看……

Dean几乎要跳起来了,他回头带着孩童般的笑容抓住Sam的手回头和Cass大声地吼叫。可是Cass的表情丝毫没有缓解,只是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同情。

Dean……

Cass这么呼唤道。

他已经走了。

等Dean再一次回头,那双眼睛已经闭上了,呼吸,也已经彻底停止了。

对面,被雷击中的Impala哀嚎地炸成了碎片。带着火焰的碎片从天而降落在dean的身边——最后一个可以坐着回忆的地方消失了。

这简直是奇迹。

Cass看着Sam举起来的手,脸上的表情彻底混乱了。可是Dean的大脑异常的清楚,活了这么些年,从未如此清楚。
这不是奇迹,这是爱。





很多年过去了,世界上还是有恶魔和天使,也还是有恶灵和食人鬼,但却没有了一个在公路上飞奔的身影,也没有两个隐姓埋名的男人进出受害者的家。只是有一个谣言,说Winchester的诅咒还存在。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