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7-01-17

【McKirk】父子三十题⑤

#梗概 去个游乐场回来发现自己儿子曾经偷酒喝x这次写得太短啦

#不这里没有Spock啦。而且结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变成了这样…别打我。顶锅跑


“Happy weekend!”

小Kirk背着书包从学校里奔出来,要知道McCoy有时间亲自来接他的机会屈指可数。他大老远就大喊着McCoy像看见了主人的小动物一样激动,小Kirk想着他这次的周末一定可以过得很好了。

“哦哦哦…嘿放轻松小伙子。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吗?至于那么激动?”

我激动当然不是因为两天的休假,而是因为两天有Daddy的休假。小Kirk撇撇嘴,紧紧地拉着McCoy的无名指,另一只手臂不断挥舞着,一边比划一边说着学校里的那些趣事,还有哪个女孩儿长得好看。McCoy胡乱地答应着他,另一只手摸索着口袋。

“Daddy?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走神的McCoy显然引起了小Kirk的不满,他使劲拉了一下McCoy的手然后就怎么也不走了。McCoy叹了口气转个身蹲下来,把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攥住了小Kirk的另一只手,扬起略显疲惫的脸带着一丝微笑。

“周末我们去游乐园怎么样,我这里正好有两张票。”

小Kirk楞了一下。我没听错吧?那个木头似的Daddy终于知道一个正常的孩子喜欢干什么了?等等,这不符合逻辑。

“反正是那些研究员姐姐给你的吧…”

“Umm…是的。”

McCoy顺着小Kirk的手攀住了他的肩膀,眼神不自主地往下移吸了吸鼻子。但小Kirk咧开嘴笑了,他高举起手臂抱住了McCoy的脑袋还左右晃。

“好啊!一起去!”

McCoy一听,听着小Kirk在自己耳旁的笑声,眸子里的笑意也怎么也遮不住。他抱起小Kirk一边跟他说那个游乐园多么还玩儿还询问了那个漂亮的女孩儿叫什么名字。

McCoy真的很高兴他能为小Kirk带来快乐,他就只希望小Kirk在自己的照看下健康安全快乐的成长。这个孩子已经经历了太多,从看到他眼睛的那一刻开始McCoy就下定决心要保护他一辈子。小Kirk很喜欢自己,自己也很喜欢这么有活力的小子每天给自己带来那么多欢笑。人是群居动物,怎么样都要有个伴不是吗。

然而到了去游乐场那一天,McCoy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了。

“那里是深水池不要过去!”

“该死的远离那只鸟!他会啄瞎你的眼睛的!快回来!”

“你不知道那个外星种族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吗?你还去招惹他是不是等着被扔出去?!”

“不行,这个机动游戏太他妈危险了你还太小你不能去玩……臭小子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去哪!!”

等这一天过去,McCoy觉得自己像个老母鸡。每天扯着嗓子一直在叫唤。他咳嗽了两声喝了口水,抬起眼睛的时候小Kirk又没了踪影。眼尖的McCoy四下张望,不一会儿就发现了站在“绝世魔术”摊位前面伸长了脖子的小Kirk。他快步走过去,那个所谓的魔法师已经开始了施法,他把一些五颜六色的液体倒进了一个碗里,然后装模作样地张开手掌念念有词。McCoy皱起了眉头。

什么味道…

他看着那碗颜色一定很糟糕的东西在冒烟,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了一点儿。刺刺拉拉的声音传出来,还伴随着肉眼可见的火花。围着的人群已经掀起了不小的喧哗,小Kirk还兴奋地往前走了一步。

不对…这个化学反应不可能有烟和热的产生…

McCoy跑了起来,周围的声音他都听不见了,周围的人群他也看不见了,他的眼里只有小Kirk。

“Jim!退后!”

在火焰腾起的那一刻,McCoy把小Kirk死死地护在了身后。飞溅的火星溅落在McCoy的脸上和脖颈上。McCoy忍着疼抱着小Kirk跑了出去,那个刚刚还在火星飞溅的碗瞬间爆炸,碎片了出来。没有刺伤谁,但是落在了McCoy裸露的后颈处,活生生地烫出了一个印子。

McCoy太阳穴的青筋暴起,一甩脖子把那个碎片甩了出去。他颤抖的手撩过小Kirk脸上乱了的发丝,嘴里一直念叨着没事了没事了。他把小Kirk护在身下,用手护着小Kirk的后脑,自己的手背却被擦伤了。小Kirk看在眼里,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Daddy?你…”

“……”

McCoy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脖子上的那个伤会不会感染会不会加重,但是唯一可以感知到的就是极度的难受。他勉强地站起身,伸手碰了一下后颈的伤疼的他把眉毛全部拧在了一起。

皮肤已经彻底烂掉了…

McCoy心里有数了,他不抱小Kirk,不能让他看见这个伤疤。本来来游乐场就应该快快乐乐,结果又是自己扫了兴。

“Jim…你知道你对我多重要吗,我不希望你受一点点伤或者冒一点点险。你看到我了,这就是后果。”

McCoy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让小Kirk湿润的眼睛彻底变成了汪洋大海。

“男子汉哭什么哭,以后大把事情让你想哭。”

小Kirk死死拉着McCoy,把眼泪鼻涕一股脑地蹭到了McCoy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衣服上。他拉着McCoy往出口走,要是调皮的代价是McCoy的受伤,他宁愿一辈子都待在学校。

忘了你的爸爸妈妈了吗Jim?

他这么对自己说。

你不能再失去McCoy了。

两个人一路沉默着,他们在警察来之前离开了现场——可不想在警察局耗上一整天。小Kirk被赶在前面走,他看着自己的脚尖时不时回头看,McCoy总能在他回头看的时候把痛苦的表情收起来,一脸无所谓地催促着小Kirk回家。

McCoy当然知道小Kirk会因为这件事情自责,在家门口的时候,他拉着小Kirk停了下来。

“嘿看着我Jimmy,这不是你的错你听见了吗?这完全是那个菜鸟魔术师的错误,我没事只是些皮外伤…虽然还不知道有什么感染。但是没关系,你知道我的,这种小问题我可以解决。但是Jimmy,要是你出问题,我会想杀了我自己的。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只为了保护你。别自责,这是我的选择。”

“可是Dad…”

“够了Jim,我可不想听你的哭哭啼啼,今天真是糟糕透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地洗个澡躺床上。Jim你说…我把那瓶酒放哪了呢?”

“……在,在客厅橱柜第三格靠左那一列的最后一个…”

“好小子你怎么知道的,告诉我你有没有偷喝?”

“Daddy那个橱柜那么高…”

“说的也是。”

“你说的是那个味道有些辣后面特别浓厚甘甜的那瓶吧?”

McCoy笑着指着小Kirk的鼻子。

“臭小鬼,我就不该在你面前喝酒。没有下次了,从今天开始我戒酒。”

“Daddy!我知道那个东西可以让你开心,我这就给你去拿。”

McCoy捧着小Kirk的脸在他的脸蛋上猛亲了一口,看着他屁颠屁颠地跑了进去,然后McCoy拨通了医疗实验室的电话。

“是我,McCoy,一会儿我去那里一趟……不我没事,只是以防万一。”

-Fin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