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7-01-15

【McKirk】父子三十题③

#感觉又接了上文。本来独立的故事怎么被我写出了联系?那还是评论区里各位读者爸爸的功劳。感谢你们没有直接走掉看了汪子一眼。

#无处不在的Spock。

#梗概 既然害怕的话就跟我一起睡√



自从McCoy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孩子”危机的那一天夜过后,尝到甜头的小Kirk一直嚷嚷着要和McCoy一起睡。开始McCoy时不时会同意一下,后来以男子汉就要从小锻炼独立精神为由把小Kirk赶回了自己的房间——其实真正的原因两个人都知道:无论是醒着还是睡着,小Kirk的手真是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老是往McCoy身上招呼。最后还咬了上来。McCoy当时就毛了,捂着脖颈狂吐槽小Kirk简直是头野兽,长牙呢,牙痒痒就要找东西磨牙。

小Kirk很是无辜,他喜欢窝在McCoy的怀里,他的身上有一股消毒水混合着沐浴露的特殊味道,他总是不自觉地靠近McCoy强大的生命反应,然后觉得很美味一口咬下去。他也尝试了自己的必杀技狗狗眼,但是越来越不凑效了。这让他很苦恼。

McCoy顶着脖子上的牙印,他纳闷着牙印是多大力才会一晚上不消。而实验室的姑娘们见了,看上去失落极了。McCoy愣了愣,大声地说这是小Kirk晚上不老实的时候咬的。被姑娘们笑着调侃,这是McCoy家的小Kirk宣告自己的所有权呢。McCoy才不会理会这种玩笑话,但是他还是伸手摸了摸没有消肿的牙印,莫名地安心下来。

嗯,看来要给Jim打一针狂犬疫苗。他好像很不喜欢无针注射器…不管。

小Kirk从自己的床上醒来,揪着被单还在斗气,说什么今天都不想去上学了!可是准时响起的门铃声不允许他赖在床上——是Spock,这个从此就要照顾自己的人来送他上学了。不知道为什么小Kirk有些后悔了。他先去开了门,然后在Spock的监督下依旧磨磨唧唧地收拾齐整,踩着上课铃踏进校门——他注意到了Spock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不符合逻辑”的情绪。

Spock夸张地抬了抬黑浓的眉毛,拨通了McCoy的电话。

“不是说过不要主动联系我吗!”

“是紧急情况。”

“能有什么紧急情况!你的七年之情到了??”

Spock完全无视了McCoy语气里的蔑视,语气冷静地。

“是关于Jim Kirk的紧急情况。今天早上明显出现了偏激的情绪波动,我想超过百分十八十七的可能性是因为你的原因。”

“Jim啊…昨天晚上他自己做了什么他自己清楚。对了,今天晚上我会比较晚结束这边的破事,你帮我看好他。别让他咬了你,不然他可能会被毒死。”

啪的一声,McCoy那一边先挂了。Spock还在想着自己的血液不具有毒性,与人类的不同仅仅是铁的成分变成了铜同时没有血压而已,真的不具有毒性。McCoy放下电话,他知道小Kirk一闹起来就没完了,或许自己昨晚的确太过激了,他还只是个孩子。

小Kirk今天在学校也过得不开心,没有好好的听课。但是他依旧可以完成课堂的随堂小测,这让老师和同学都没有话说。情绪低落地度过了一天,连见到Spock了也激动不起来,只是低着头抓着背带在前面走着。

呲——!!!

“Jim!”

一架从天而降的失控飞船直直地冲向了沉浸在自己情绪的小Kirk,Spock眼疾手快,拽着小Kirk的书包往后一拉。指尖和鞋底擦着冒着黑烟的飞船船体惊险地躲过了死神的突袭。看着滑远了的残骸,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没有呼吸,小Kirk剧烈地喘息着,拽着Spock的衣服不住的颤抖,瞳孔变得黑豆大小,牙齿死咬着颤抖的双唇不让恐惧的尖叫声泄露出来。他觉得这种恐惧和无助很似曾相识,他任由Spock把自己抱回了家…

然后小Kirk想起来了,在几年以前的那个夏天,有两个穿着灰色制服别着徽章的人来到自己的家,说了一大通自己不懂的话之后把自己送到了孤儿院。那个地方简直就是监狱,什么都不能做,每天吃饭睡觉都要按时。不能开跑车不能乱跑。那个时候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明白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把他从这个恐怖的地方解救出去。日子每天过的浑浑噩噩的,但是小Kirk从来不哭,只是用自己失神的眼睛盯着灰蒙蒙的天——云层后面就是大气层,大气层后面就是宇宙,宇宙就是爸爸妈妈待着的地方。

【你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他们被宇宙吞噬了。宇宙是一个充满危险射线和未知病毒的地方。】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留着胡子的绿眼睛男人蹲在他的身边这么说道。到现在小Kirk都很感谢McCoy直言不讳地告诉了自己真相。然后在那么久之后,小Kirk的眼睛第一次出现了神采——那种让人觉得耀眼的光芒。

【那我就要去征服那个宇宙。】

就是这样一个不屈的小男孩,和一个根本就不会照顾孩子的男人,组成了大概是世界上最尴尬的家庭。但是他们谁也离不开谁,McCoy需要小Kirk,小Kirk没有McCoy也会迷茫。他们之间的羁绊超过了亲情。

是的,小Kirk难能可贵的开始反省了。

万一…万一McCoy被自己气到了,不要自己了,该怎么办?

一想到这小Kirk就无法呼吸,连刚刚受到的惊吓都算轻的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他今天能成为这样都是因为McCoy。他偏头看了眼Spock。明明McCoy很不喜欢Spock也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留他下来。

虽然McCoy不说,但是小Kirk从来都知道,McCoy是真心对待自己,爱着自己。

但是…

“Spock…Daddy什么时候会来啊?”

还是很不安…

“Mr.McCoy需要晚点儿,他没有告诉我准确的时间。但是据我推测,大概还有四十三分钟就会抵达。”

小Kirk把Spock打发走了,不管他满口的不符合逻辑把他赶出了房子。自己又像以往一样盯着钟表滴滴答答地等着那个开门声响起。只要一有动静,他就跑到门口仔细听,但每一次都不是。

小Kirk的心有些不舒服了,他后悔把Spock赶走了。他蜷缩在沙发上,把整个家的灯都打开。但是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开始变大,大到让他都觉得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这种感觉他以前也有过。

Daddy…你快回来…

你在哪…McCoy……

……呜……

……



“Jim?你怎么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样会着凉的你知不知……”

梦?现实?那都不重要了。小Kirk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抬起湿润的眼角二话不说就死死地扣住了McCoy的脖颈。冰冷的手还在不断地扒拉着McCoy的衣服,好似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Jim?你怎么了?”

“我错了。我不应该咬你……”

嘿这可新鲜了,我的小祖宗学会反省了,长大了!

McCoy安抚地用手指抚摸着小Kirk的背,一下又一下缓慢地抚摸。其实他早就不生气了,想通了之后觉得这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不要不要我…不要把我扔回孤儿院…”

“你说什么呢?!我死都不会这么做的。谁给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尖耳朵?!我就知道他一张嘴没好话。说起来他人呢,说好照顾你的怎么没人影呢?!”

小Kirk破涕为笑,转着特别蓝的眼珠子古灵精怪地想了想,把脸埋进McCoy的脖颈里,捏着嗓子故意可怜兮兮地说。

“我怕你离开我…就像爸爸妈妈一样,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离开我…”

McCoy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猛地一击,他托着小Kirk的背把他抱起来就往卧室走。

“既然害怕的话就跟我一起睡。”

小Kirk顽皮地吐了吐舌头,抱着McCoy觉得这个男儿泪流的可值了。McCoy无奈地叹了口气。

“都说是撒娇的花招吧,不过我也认了。”

小Kirk得逞地笑了下一下,低下的头,表情却有些苦。

花招是真,顾虑也不假…

-Fin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