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7-01-14

【McKirk】父子三十题②

#接上文(包括上面tag)Spock出场。全篇笑死。

#梗概 不放心孩子的爸爸要找保姆



今天的McCoy在实验室有些心不在焉,他甚至在一个早上的工作时间里连一句话都没说——这可不是那个什么小事都要絮絮叨叨好久的McCoy,他的同事都不由得担心起这个沉默是金的人了。

在午间休息的时候,他抱着一沓传单坐在了一个小角落看了起来。好奇心强的小姑娘们在另一个角落激烈地讨论了起来。她们知道McCoy领养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儿,金发碧眼招人喜欢。其中一个蓝色裙子的姑娘装作路过的样子走过了McCoy的身边,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桌子上摊着的各种保姆的传单和一看就是从标签式海报撕下来的电话号码,一副像是谈论一个星球的存亡问题一样的严肃表情,盯着一张张花花绿绿的海报。

女孩儿都为之尖叫了——没有什么比如此认真照顾孩子的男人更迷人的了。McCoy本来就长得不赖,这下子名声是传开了。但McCoy还在纠结着怎么给小Kirk找一个脾气好爱干净勤奋善良和蔼的让自己满意小Kirk喜欢的保姆——他甚至觉得这样的人存在在童话里。因为小Kirk虽然懂事但毕竟是个孩子,还是很顽皮,一般的人是制不住他的。McCoy已经不止一次接到学校的投诉了。说起来今天下午还要去他们学校被老师做思想工作…

McCoy知道他把小Kirk一个人放在家里不好,更何况还是晚上,孩子一个人在家很危险。McCoy是一个危机感极强的人,他总能在危险发生之前做出反应,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杞人忧天,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帮助了他躲过了不少危险——他必须尽快找一个满意的保姆。

今天下午McCoy根本就没有在实验室待着,他一个一个地打电话去面试那些保姆们,最后发现剩下的人勉强合格还寥寥无几。他决定带着小Kirk一起见见这些保姆。McCoy自己点了点头,看了眼表该去接小Kirk了。他的心情变得好起来,感觉自己完成了一项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这种好心情在和看门的老师交流之后消失殆尽。

“什么??那混小子和一个陌生男人走了?!你看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吗?他们往哪个方向去的?你怎么也不拦着问问!你的眼睛糊了屎吗?!”

McCoy的心情像是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夹雪狠狠地袭击了,他站在门口看着看门老师指的方向——那是回家的方向。McCoy的心脏像暴风雨里的小船,被海浪拍击着。他一面想着万一小Kirk被拐到了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或者被什么变态盯上了,毕竟他长得很漂亮,又或者被取走了器官或者被伤害了他肯定饶不了自己,一面立马报告了巡逻的警察,但是失踪未超过24小时不能成案。但是警察愿意和McCoy一起找,他建议McCoy先回家看看,万一那真是孩子的熟人说不定就回家了。

其实McCoy很想指着他的鼻子咆哮着这个孩子没有其他熟人,只有自己这一个家人!但是又转念一想,小Kirk人小鬼大的应该会把歹徒整个半死——不对不对,这不是自己可以放松的理由。

McCoy像个疯子一样地在街上跑,在实验室从早到晚工作了那么长时间第一次运动让他很是吃不消。他气喘吁吁地扶着自家的门边上,侧耳一听,听到了门里面小Kirk大笑的声音。霎时间他松了口气,但是下一刻一个不熟悉的男人的声音也从里面传出来。他站在门口好好地回忆了一下自己非常不愿意上,认为没什么用的格斗课,一脚踹开了门。

“Dad!”

小Kirk可没有吓到,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扑上来抱住了McCoy,只是这次脸上的笑是那样的灿烂,让McCoy都晃了一下神——这么久以来他最早回来的一次,小Kirk肯定很高兴吧。

但是他没有忘记那个男人的声音,他把小Kirk拉到自己身后,盯着屋子里面的脚步声。

“请允许我道歉,Mr.McCoy。我是James Kirk小学今天来演讲的学官,我的名字是Spock。”

McCoy警惕地打量着这个背手而站,有着可笑的齐刘海和尖耳朵的高大男人。

“……瓦肯…?”

“否认。准确的说是半瓦肯半人类的混合人种。”

“哦杂种啊。”

“Mr.McCoy,我从你的语气里检测到你情绪的激动。杂种这个词是非常赋有…”

“得了得了,我不喜欢和瓦肯交谈,半瓦肯也不行。现在从我的房子出去。”

“Daddy…你怎么了,Spock是个好人,他可以把联盟星舰管理条例完整的背出来好厉害!”

“你还是一个在天上飞的?!”

“否认。瓦肯和人类一样不具备飞行能力。”

“我跟你真是没法沟通。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我想你具备走路的能力吧。”

小Kirk不解地看着满头大汗,脾气意外暴躁的McCoy,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Daddy,他真的不是坏人。是我要求他送我回来的,因为高年级的那些人老是欺负我。等到了家我就让他留下来陪我,费了好大劲呢!他的脑子特别顽固…”

“Jim,瓦肯的脑子都是被逻辑毒害了的,你记住了。”

McCoy语重心长地和小Kirk说,然后让出一条路做出了请的姿势。

“擅长欺骗和诱拐。Kirk一开始向我提出的建议仅仅是护送他回家避免他人的伤害。符合逻辑。但是到了家门口进一步提出了另一个要求。不得不说,人类的天性。”

“要讨论人类的天性请不要在我家讨论,我是个医生不是什么该死的人类学家!”

Spock走过McCoy偏头着他,又说。

“Mr.McCoy,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无法给孩子提供良好健康的生长环境是会被收回抚养权的。”

然后就大踏步的走了出去。McCoy的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的背影吼了一句。

“嘿!这是我的孩子!”

小Kirk全程皱着眉头看完了这场争吵,他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争吵的。McCoy蹲下身子掏出三录仪好好的扫描了一遍确定没有创伤。小Kirk很不喜欢地推开了那个白色的东西。然后McCoy和小Kirk交谈了几句,确定没有被瓦肯的说话方式传染才在自己心里写上体检合格四个字。

小Kirk拧着衣服,欲言又止地看着McCoy。

“Jim,你想说什么?是不是那个尖耳朵欺负你了?”

“不是Daddy…我想…”

“你先别急,我和你商量一个事儿,明天周末和我去见见几个保姆。以后让保姆来照顾…”

“我想让Spock照顾我。”

什么?!这个该死的绿血尖耳朵竟然已经入侵到了自己宝贝孩子的大脑了?!

“为什么?”

McCoy极力想要让自己保持冷静。

“因为Daddy你每天都很忙,我不想你还把心思花在我这儿。我挺喜欢Spock,虽然他说话很奇怪但是他很有意思是个外星人!让他来照顾我吧,我已经和他说好了。我不知道他答没答应,他只说了一句‘这很符合逻辑。’这是同意的意思吗?”

小Kirk后面说什么McCoy听不见了,他满脑子都是Spock那句“会被收回抚养权的”那句话。他快疯了。这个瓦肯就是来砸场子的啊!

“不行。”

McCoy毅然决然地拒绝了小Kirk。小Kirk委屈极了,准备放出大招,眼睛已经开始有水分了。McCoy的心都快碎了,他知道瓦肯作为联盟的奠基者和和平大使,不会有什么歹念。可是这个是个半瓦肯啊!万一小Kirk被带坏了,不要自己了岂不是很惨。McCoy啊McCoy,你真是太糟糕了。

但是他看到小Kirk的狗狗眼,最终还是屈服了。

“这样。明天我们再去见见那个尖……Spock,和他好好谈谈保姆的事好不好?”

“好!Daddy最好了!”

只有这个时候是最好的吗…

奶爸McCoy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多么失败的一个人。

小Kirk根本没注意到McCoy晴转多云的表情,亲了一口McCoy就蹦跶到屋里写作业去了。

几个小时之后小Kirk更高兴了。

因为他最亲爱的Daddy允许自己今晚和他一起睡觉觉。

-Fin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