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7-01-12

【Mckirk】分手夜

看题目别想多。不是虐


在很久很久之前,Kirk还是学院里的一个学生的时候。McCoy知道Kirk是一个不会轻易付出真心的人。那个时候他还在上心理学的课程,像Kirk这样的家庭环境,他会选择成为一个人人关注的校园明星,博取所有人的注意力,让自己的身边被塞满他就不会孤独。他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真心付出的时候却很少。McCoy和Kirk相处了这么久,当然是了解这个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大男孩,其实有一个怎么样的灵魂。他不知道自己猜的准不准确,但是十有八九就是这样一个男孩。

把自己的心将自己爱的那个人包裹,那么当那个人不再爱你的时候他就会切开你的心脏,留下巨大的伤口走出来——这就是感情。感情有多深,伤的有多深。没有谁比McCoy更能理解这种彻心的疼痛了。就在那一个毛毛雨的夜晚,Kirk湿漉漉地从外面回来,他完全无视了McCoy大惊小怪的呼声和送上来的毛巾,只是看着头发上的水滴下来的水渍,一遍又一遍地问着McCoy。

“为什么那么痛。为什么那么痛。”

McCoy掏出了仪器,从头到脚地扫描了一遍却发现除了体温比较低其他的数值一切正常——这让他有些慌张。他不断地质问着Kirk究竟哪里疼,拉着他冰冷的手做到床上,抬起手尽到了一个朋友的责任擦着他脸上的雨水。Kirk的眼睛瞪得很大,像是死不瞑目的人。McCoy知道Kirk情绪一低落就会一言不发,只是这一次他注意到了他眼眶的微红。

他的确很痛。心痛。

在McCoy叹了口气说出分手了吧四个字之后,Kirk像后知后觉一样地抬起头看像了McCoy叫出了他的名字。McCoy点点头。

“是的我在。”

然后Kirk又没了声响。用脚趾头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看着他一副可怜的流浪金毛的样子,要是知道学院明星变成了这个样子量谁都不会信。McCoy想,或许总有那么一个完美的女孩儿走到了他的内心,然后再伤害了他。不能说是谁的错,只能说是不合适。上帝会把两个不合适的黏在一起的东西撕开,手只抓着一个人,就这样抖,直到另一个人掉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哭喊着蜷缩着。Kirk是挣扎过的,但是再怎么挣扎也赢不过引力。不像那些身经百战的人,Kirk这是第一次,他痛的有些无法忍受。

“Jim,你看着我,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她离开我了。她就这么离开我了,我们明明很幸福…Bones…”

“Jim我给你讲个故事。说有一个村子,那里的人是没有心脏的。他们的”心脏“呢,是贴在皮肤上的一层膜。当你遇到你爱的人的时候,膜就会膨胀,包裹住你爱的那个人。对方也有膜,如果她也全心全意地爱你,她的膜会渐渐和你的靠近最后融为一体,那样就可以成为夫妻。但是有些女人呢并不是真心的,她们的膜一直环绕着自己。又或者有些人胆怯了——因为没有膜他们就会死——在爱的过程中将膜缩小了。但是总有一个傻小子,傻小子,把膜包裹着一个胆怯的女人外面。爱一天天变得强大,膜也越来越坚固,以至于最后女人离开的唯一方法就是切开膜走出去。傻小子就死了。”

McCoy顿了顿,扯过一件外套把Kirk完全包裹住。

“但是Jim,你不是他们那种可悲的人,你的心脏外面包裹着骨骼肌肉和神经。你的心脏里本来就装不下一个人,连个头都装不下。所以Jim,看开点儿,没什么大不了的。站起来继续走。你的魅力你还怕找不到好的?”

McCoy第一次用这么蹩脚的理由去安慰别人,说的口干舌燥有些尴尬地抹了把脸,偏头将手臂搭在了Kirk肩上,使劲儿晃了晃。

“……那个什么没心脏的人的故事你现编的吧?”

“Err…是的。”

“真是太糟糕了,这个故事完全没有逻辑可言。”

“要什么鬼逻辑,意思到了就好了。”

“Bones…”

“在呢。”

“我想我有些感冒了…啊咻——!”

McCoy一下子跳了起来,再一次扫描发现果然数据变得不正常了很多。絮絮叨叨地埋怨自己讲什么蹩脚的故事着手开始了治疗。

Kirk倒是很享受,他习惯了有McCoy在身边。或许分手也变得没这么糟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Kirk和女孩儿的关系似近非近,但是和McCoy是确确实实地天天黏在一起了。等当上了舰长,硬是说自己的女朋友就是进取号,死都要捍卫她。

但是McCoy心里多少有些数,他变成这样的原因。

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晚上老往自己舱室跑的原因。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