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12-28

【叉冬】冰冷的梦

假装时间线是对的。
朗姆洛和巴基的感情我一直觉得很绝望。私事发生过后写下的这篇不好看的文。
+
不知道手中的报纸已经多久没有放下了,双拳死死地握紧了脆弱的灰白报纸。可怜的报纸就这样在巴基的手里渐渐失去了光采——可是这有如何呢?那黑色加粗的字体依旧刺痛着他的眼睛,上面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像一下下细细小小的刀刻在心上,又狠狠地碾过他多年动荡的心,一遍又一遍,将最后的一块完好也摧残销毁。
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像毫无预报的暴风雨,一切活物都被它吞噬。它咬碎了巴基最后的那一点爱。开玩笑呢吧?那个九头蛇红骷髅最得力的左膀右臂,那个和自己执行过无数任务的交叉骨,那个在床上风云过后笑嘻嘻地承诺要折磨自己一辈子的男人,结果被烈火拉入了永世不得翻身的地狱——一次又一次地提醒巴基这个世界对自己做的一切不公事情,打破的每一个诺言和流逝的每一寸美好。这就是他的一生。
巴基的脸上忧云忡忡的脸上出现了一个苦涩百倍的笑,他狠狠地把报纸从中间撕开了,一手一半,大字往后倒在了沙发靠背上,他的眸子死盯着天花板像是要把它盯穿。
他和朗姆洛的感情一直很压抑,更多的是肉体上欲望的发泄。巴基可以感觉到朗姆洛对于自己赤裸的爱意,但是他弄不明白,朗姆洛爱的是什么。他的身体?他的残酷无情?还是他真正的灵魂?
有时候这个问题快要把巴基逼疯。他是巴基·巴恩斯,是那个美国队长的挚友,但又何尝不是九头蛇用来达成目的的工具,是世人唾弃的罪人——这也是为世人所熟知的形象。他现在可以和昔日的老朋友生活在一起,找回自己,不用再杀戮也没有痛苦的洗脑。他本可以过得很好,他逃离了九头蛇,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可是为什么,他坐在这间屋子里,喉咙哽咽地失去了语言能力。
他还是“冬兵”的时候,还是“工具”的时候,给他带来人性的温暖是朗姆洛。巴基从来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这是烙在灵魂上的印记。他爱着朗姆洛——在黑暗中唯一可触的那束光。从一开始的冷漠到后来的警觉,慢慢依赖和全心全意炽热的爱。他走得不是很平稳,但是却很坚定。因为洗脑会毁掉这一切。朗姆洛从来不在意,他总是用最短的时间让巴基想起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属于朗姆洛的人。他可以把一切情绪都藏在自己冷淡的外表下——这是他唯一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学会的有用的东西了。
遇上了史蒂夫之后,朗姆洛变了,他变得暴躁很多。他不允许巴基说起任何关于史蒂夫的事,每一次巴基说起来他都会威胁着要带他去洗脑,虽然一次都没有真的做到。可是巴基在他喝醉的时候,从他口中亲口得知:他比谁都希望巴基过得好,也比谁都清楚和史蒂夫在一起的巴基才可以拥有那些美好。他只是不甘心,他凭什么不能给巴基带来那一切。当时的朗姆洛拉着巴基,带着浓浓酒味的气息喷洒在巴基的脸上说着那个金发男人的不是和自己多么的强大。直到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手上的力度越来越轻,最后他埋在巴基的脖颈才轻声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巴基听见了,他抱紧了这个男人,只是抱着没有再多的动作,像是不再奢求什么。他不知道朗姆洛还有多少爱可以给他压榨。他变得小心翼翼,他的小心翼翼让朗姆洛很是烦躁。双方的疏远最终在一次任务之后爆发,他们真枪实弹地狠干了一架。两败俱伤的男人们倒在地上,数落着对方的不好。
现在他是巴基·巴恩斯了,他完好无损地回到了他一直想要回到的地方。可是那个人呢?在过去了那么多难熬的日夜之后,他在哪呢?他沉寂了。永远的沉寂了。
巴基料到了他注定要离开朗姆洛。但是他没料到是这样一个离别的方式。也是,那个男人除非是死,不然不会放手自己的东西,也算是一件好事。
巴基从来不属于九头蛇,也不属于英雄,他努力做他自己,试图与世无争。但是世界从来不会给他好下场。他执着地坚持着自己的路,不逃避不否认。他记得他杀过的每一个人,也记得朗姆洛紧锁的眉头。
他不会忘记朗姆洛,但是也不会任由他牵制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日子还是要过的,人生还是要继续的,一切本就没有多大变化。
可是他冷漠的外表再也包不住那些汹涌的情绪,带着没有愈合的伤口上路总会有代价。
所以,将自己冰冻起来对谁都好。
又一场冰冷的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Fin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