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12-25

【叉冬】开膛手朗姆洛

开膛手朗姆洛 x MB巴基

伦敦的夜晚,浮华繁荣的表面被撕破之后,是黑暗爬行的不堪。
但是巴基可不这么觉得,他觉得夜晚的伦敦对他来说是天堂,黑暗的天堂。他穿的衣服很随意,总是不经意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线条。雕刻完美的锁骨藏在松垮垮的衬衫后面若隐若现,是每一个“回头客”必然要侵犯的地方——他是上帝最完美的造物,是每一个人类都垂涎的伊甸园的苹果。至少那家店的老板是这么介绍他们的头牌的。要知道“堕天使”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很有买点。巴基向来不会多说什么,他只会照做,扭动着身姿去讨好那些有特殊要求的寻欢男人们。
月光洒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巴基打了个哆嗦,裹紧了自己单薄的外套,撩了撩棕色毛绒绒的发丝呼出一口气。沿途灯光的昏黄和月光的洁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灯光一闪一闪的,让巴基敏感的神经变得警觉起来。他停下了脚步,摸了摸微红的鼻头转头看向了自己的来路——意料之中,除了呼啸而过的凉风什么都没有。
或许是太累了…最近一直在接客。
巴基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最近操劳过度的腰部肌肉脸上闪过一丝落寞的神情。他没有再多想,转过身继续走着。
可他又怎么会察觉,在他转身的瞬间,有一双炽热的眼睛从灯柱的阴影下紧紧地贴在了他惹人怜的背影上。这个人黑衣黑裤,黑色的礼帽连面容都遮了个严严实实,但是还是可以看见,他脸上狰狞的伤疤。
这个黑衣男人似乎小声嘀咕了什么,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双刀子般的眸子像是猎豹捕捉猎物,紧锁着漫步的巴基。脚下似是幽灵一样失去了声音,静悄悄地跟在巴基的身后,伺机而动。
巴基像个恢复自由的野猫,在宽敞而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毫无章法地到处游荡着。灰绿色的眸子是陈列在珠宝店里那些昂贵的宝石,闪耀深邃神圣。表面上平静波澜不惊,却蕴含着无数情绪的暗流。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他还不想回到自己狭小寒冷的公寓,今天是圣诞节,他必须犒劳犒劳自己——买半个火鸡或者一瓶好牛奶?
“先生,你一个人吗?今天可是圣诞夜啊。”
一个沙哑的声音像是砂纸一样刮过巴基的脖颈,他下意识地缩了缩猛地回头,打量着这个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要是他的衣服一半是我的那就好了。巴基心里这么想。
他不是第一次被这样搭话,多半的情况是去一间旅馆赚笔不会被老板剥削的外快,或者是一些不长眼的新手劫匪,最后被自己夺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所以他看上去很是放松,双手自然地插进口袋里侧过四十五度角站着。
“有什么事直说。”
那个黑衣男人像是巨大的影子竖立起来,他的手藏在身后,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巴基皱紧了眉头,他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客人”。他的身子往后倾了倾,却又不敢很明显地后退,要知道面对歹徒最重要的就是底气足。
“你是从前面那条花柳街出来的吧。”
“……”
“不知道被男人玩你有什么感觉呢?”
巴基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他的表情细微地变化了一下。他以为对方察觉不了,但是下一秒那个男人动了,他抬起了一直隐藏在阴影下的脸,一张被烈火舔舐过的恶魔的脸——巴基看过报纸,他知道自己遇上麻烦了。
“不高兴了?我有说错吗,你不就是取悦男人的那种人吗。现在你来取悦我怎么样?你看上去认识我。”
“我没有兴趣。在警察巡逻之前,你最好离开这里。开膛手朗姆洛。”
“那群穿着小学生制服的人能奈我何?小崽子,你是第一个威胁我的人,你太让我感到有趣了。”
一瞬间,巴基的视野被那张脸占满了,一个凉凉的尖锐触感。他不敢轻举妄动。
“你应该听过关于我的传言。我一般会先挑了他们的脚筋…”
朗姆洛的手就这样在巴基身上游走着,宽大的手掌贴着巴基的裤子沿着他完美的腿部线条一直往上探去。
“然后切开他们的肚子…”
他的手伸进了巴基的衬衫里,坚实的腹肌被粗糙的大手打着转摸索着。指甲一块一块地划过去,带着酥酥的痒刺激着巴基的神经。
“那他们的内脏都掏出来…”
朗姆洛从后面贴上巴基的背部,刀抵在巴基微微颤抖的喉结上。他在巴基的耳边吐息低语,温热的气息让巴基有那么一瞬间被他的节奏带走。
“然后再割断他们的喉咙,看着鲜血染红街道…”
手臂撑开了本来就没扣几颗的扣子,赤裸的胸膛完全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让巴基一哆嗦,侯间的刀子划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鲜血缓缓地滴了下来。那只不安分的手贪婪地感受着巴基的肌肤,从小腹到腹部,再到胸膛,每一寸都好好地侵略,最终停留在那让人移不开眼的脖颈。刀子被慢慢移开,但是巴基还是不敢动,他的喘息越来越沉重,但是他咬紧了下唇不让自己的声音给这个变态杀手有一丝的快感。显然,朗姆洛被他这种隐忍的模样彻底燃起了兴趣。
指尖带着潮潮的湿意划过巴基脖子上那道口子,沾着滴滴鲜血画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巴基的身体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开始不住地颤抖,他的身体完全靠在朗姆洛身上,却绷紧了肌肉似乎下一秒就可以逃跑。他恶狠狠地回头看了朗姆洛一眼,但对于朗姆洛来说只是添了一把火。
“你知道吗,小崽子?今天的圣诞节我决定吃苹果。”

第二天花柳街的老板坐在门口哭了起来,说他们家的头牌遭到了开膛手的杀害。
可是谁知道呢?
巴基是死在朗姆洛的刀子下,还是“棒子”下。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