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10-07

【叉冬】【长篇】二次人生

CP:叉冬
家族次子Rumlow X 捡来野种Bucky
作者:ZM
梗概:不被家族众人看重的Bucky却被Rumlow所青睐。/黑帮AU

ooc预警

——————————————————

本来打算写到冬兵再次出场,但是个人时间原因就没写。反正不影响,下次吧♡


餐桌上静极了。当朗姆洛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焦点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有嘲笑、有讽刺、有遗憾、有愤怒、有仇恨。朗姆洛不是第一次碰到被公然批评的情况了,但是今天的气氛明显不同于以往,不再像是批评一个不懂事的孩童犯错的气氛了,黑色一般的严肃从在座的每一个家族干部身上散发出来。
长桌尽头的那个男人十指交叉着放在桌子上,大拇指上闪亮的金戒指暗示着他在这个家族中不可动摇的绝高地位。布满皱纹的手在朗姆洛的眼里是上帝的手,它们全能,也可怕。没有人敢大口喘气。在这个从上至下都无比压抑的家族,这种情况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朗姆洛的耳畔除了自己的心跳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他暗暗咽了口口水,但是声音之大超乎了他的想象。仿佛是声音惊醒了长桌尽头的男人的沉睡,他蠕动了嘴唇,低沉沙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朗姆洛·布洛克。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在今年已经22岁了。”
“是的,父亲。”
“22岁已经是大人了,我在22岁已经拥有自己的小帮会了,你的哥哥皮尔斯在22岁的时候已经可以为我们家族清扫仇家了。这里在座的各位都是年少有为的人。而你之所以可以和我们同桌用餐,完全是因为你的身份。你除了在别墅里放肆你那个少爷性子,开着豪车在这座城市里游乐,像个街边小混混一样收保护费以外,我问问你,你为家族做过什么。”
“没有其他的了,父亲。”
“抬起头来,朗姆洛·布洛克。我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我是在提醒你,没有下次了。你的任性和无知,傲慢和无礼是时候舍弃了。”
“是,听从父亲的教导。”
“成为一个成熟的家族人,朗姆洛·布洛克。”
“我会的,父亲。”
“来,坐到我的身边。”
朗姆洛一句一句应着冰冷的话语,他觉得这次那个老男人不再是和自己开玩笑了。他虽然放荡不羁,但绝对不愚蠢,他知道现在这个状况不是闹着玩的。他的大脑飞速地开始思考。
九头蛇家族是一个看重规矩的黑帮家族。正因为家族里的每一个人都疯了一般地遵守规则,家族才如此强大。无论手段如何,达到目的才是重点,家族才如此有威望。刚刚自己父亲说的那番话,换句话就是说,最后通牒已经下达。
朗姆洛的表情难得的严肃,最后动作有些僵硬地走到了他父亲的右手边坐下,对面坐着的是自己所谓的兄长——皮尔斯。他那一副让人不得不警惕的凶狠面孔,很长时间都是从前朗姆洛的噩梦。可是现在的朗姆洛对于这个他原本敬畏的兄长,只有满心的仇恨。
这一次聚会可以说是朗姆洛这么多年以来参加过最难过的聚会了。他如坐针毡,胃口全无。他或许是害怕了。这么多年的放荡人生过去之后,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家族从来都不是一个温室,而是一个冰库。他之所以之前过得如此舒坦,完全是因为他次子的身份和母亲的受宠,现在好日子到头了。他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思,更加不敢放松对皮尔斯的警惕。其实他早在三年前,在那个让他会记住一辈子的18岁成人礼上,他就已经隐隐感觉到游荡在家族平静外表下的那股异样的气息,第一次与它正面交锋,让朗姆洛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担忧。第一次总是充满恐惧和挑战,朗姆洛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要好好为自己未来的独立规划一番。
令人窒息的饭局终于结束了,冷汗已经打湿衬衫的朗姆洛大大地松了口气。可是还没有等他喘口气,一个身着白色修身西装的男人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旁,微屈的身子既不像是急于献媚又不像是过于无礼——朗姆洛认识这种人,他们都是父亲直属部下。他知道他那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父亲,又有事情要找他了。他咬了咬下唇,深吸一口气跟在白礼男子的后面。
穿过一段让人窒息的,清一色黑色木门的走廊,朗姆洛站在一扇写着414号的房门前,再等他回身,那个白礼男子已经不在了。
他正在犹豫,他掂了掂脚扣上了西装的扣子。
“你在等什么,进来。”
“是的,父亲。”
他一点也不意外父亲知道他已经站在门前,因为他在走过来的时候,故意没有放轻脚步,而是用一种在自家花园散步的轻松步子走了过来——我说过,朗姆洛虽然放荡不羁,但并不愚蠢。他知道什么时候展现自己的骨气——但是他还是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话语听上去不那么颤抖。
房间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盏直射下来的白炽灯和灯下一把黑色交椅。椅子上,坐着那个十指交叉相扣的男人。
“我知道你很紧张,我的孩子。”
“不父亲,我很激动。”
“哦?”
“毕竟其他进来414号房间的人,都死了。”
“你是觉得你是个例外?”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例外或者巧合,只有绝对的必然和制度。很幸运,我所在的制度里,我还不会死在这里。”
“我很欣赏你这句话。但是,你哪来的自信,我的孩子,我很好奇。”
⋯⋯
朗姆洛顿了顿,他刚刚的一席话只是为了让父亲高兴,显然父亲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决定继续追问下去。
“为了您期待的表演,父亲。您的袖手旁观,不就是为了看您的两个儿子斗个头破血流吗。”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崽子,你成人礼上还是老子救了你哈哈哈!”
男人大笑着,仿佛听见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他一直交叉着的双手变成了一掌一拳包裹着,抵在自己肥厚的嘴唇上。
“但是这是个事实。我的孩子,你们之间的小游戏可以给我助兴。所以尽你最大的努力去搏斗吧,就像两头狮子搏斗直到一方死亡。”
朗姆洛没有说话,但是他也没有被吓到。
“我的孩子,你还没有属于你的利爪然而你哥哥的利爪已经伸到你脖子后面了。”
“父亲,你从小把我放任,是有心还是无意。”
“⋯⋯你这样很无礼。”
“抱歉,父亲,我只是好奇。”
男人沉默了,脸上的笑消失殆尽。良久,他一挥手,示意朗姆洛离开这里。
就在朗姆洛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朗姆洛,我的孩子。你需要注意你的言辞,无礼在哪一个世界都是最忌讳的存在。迟早有一天会害了你。”

朗姆洛一步跨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那个沉甸甸的木门。

“我明白了,父亲。”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