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9-15

【叉冬】【长篇】二次人生

CP:叉冬
家族次子Rumlow X 捡来野种Bucky
作者:ZM
梗概:不被家族众人看重的Bucky却被Rumlow所青睐。/黑帮AU

ooc预警
——————————————————
开头有罗林斯和朗姆洛的主仆show。


“你曾经说你有两次人生。现在老子再给你一次,你自由了”


从来不赖床的朗姆洛,今天破天荒地在闹铃响过的五分钟后还大字瘫在床上。门外来回走动的皮鞋声,还有他们腰间细微的属于枪支的金属碰撞声不断地消磨着朗姆洛的耐心。管家罗林斯的敲门声更是不知疲倦地打扰他的清净。终于在第二十一次敲门的时候,朗姆洛抄起枕头下的手枪对着红木木门就是三枪。


“朗姆洛少爷,很高兴您已经起来了。今天是家族聚会,您必须在早上八点五十之前到场。在此之前您还需要去向您的父亲问好。”


“你当老子第一次参加这个狗聚会啊嗯?现在闭上你的嘴滚出这个房间。”


朗姆洛举着枪的手丝毫没有放下来的意思,微微发烫的枪口指着罗林斯的眉心。他觉得今天糟糕透了,反正每次家庭聚会都没有好事,烦躁像毒虫一样侵蚀着他的大脑。可是罗林斯一点儿都不为所动。


“早餐已经为您备好,您的礼服在衣柜最左侧。车也已经备好,请您尽快出发。”


坚持说完最后一句话才屈身离开,走之前还不忘找人把门修理一下。朗姆洛扔下手枪,拿起床头的朗姆酒猛灌了一口,望着半掩的窗帘外好得让人气愤的天气,恨不得下一刻就倾盆大雨然后可以不用去那个该死的聚会。


他扯下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背心甩着膀子走进了浴室,磨磨唧唧地洗漱完毕穿上只有在聚会才会穿上的正经黑礼,随意抓了抓杂乱油腻的头发绕过餐厅径直走出了大门。


罗林斯正笔直站在那辆黑色的保时捷前,见朗姆洛下来马上迎上去。


“少爷你马上要迟到了,您最多还有十三分钟的时间……”


还没等罗林斯把话说完,朗姆洛摆摆手制止了他,正想跨进车里。罗林斯拉住了他。


“少爷,您的领带……”


罗林斯把朗姆洛拉到面前,双手伸向脖子后面顺着衬衫领子的褶皱梳理了一遍,扣上最上面的那颗扣子,这才把领带推上去。他划开一个礼貌的微笑往后退了一步。


“见您父亲必须要衣冠整洁。”


“……多管闲事。”


朗姆洛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没等罗林斯上前一步就跨进保时捷,一踩油门极速而去。只留下罗林斯对着几秒就快没影的车无奈地叹气。


“少爷去聚会总是不带任何人。”


猛踩油门的朗姆洛才没有听到罗林斯的话,他打开电台,里面放的是Bon Jovi的It’s My Life。他单手握着方向盘点了支烟,眯起还是微微有些浮肿的眼睛望见了前面不远处的宅院,还有门口那一辆辆豪车。他大老远就看见一颗脑袋——一颗他现在就想一枪毙了的脑袋。


紧刹车的尖锐划破天际,保时捷拐了一个完美的弧度,不偏不倚正好停在了门口。


“哟皮尔斯,你还没死呢?”


朗姆洛下了车,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后跟狠狠地拧了几下。冷漠地和面前的家族长子打了声不太礼貌的招呼。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礼,朗姆洛。”


面前这个头发有些花白的男人,是九头蛇家族的长子。他掌管着家族下属上千个渠道和业务,可以说是下一任接班人的最佳人选。可是朗姆洛之所以这么恨他,倒不是因为什么麻烦的继承权,是因为三年前那件让全家族都不愉快的事情,而皮尔斯就是当年的主导者。


皮尔斯静静地看着朗姆洛,眼底的冷漠仿佛都可以在炎炎夏日泛起寒气。只是和往常不一样,这一次他没有再多挖苦几句,而是沉默地走进了宅院。朗姆洛觉得有些没趣,低头看了看有些灰尘的皮鞋,等皮尔斯走远了才慢悠悠地走进去。


聚会并不是很吵闹,每一个人都是西装革履小声交谈。只是要是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每一个人看似没有和对方交谈,其实眼神之间的碰撞足以挑起一场战火。假惺惺的笑意背后藏着万千把雪亮的刀子等待着出鞘的机会。每一个人都紧绷着神经,在朗姆洛踏进会场之后,这种气氛瞬间紧绷到了极点。可是朗姆洛丝毫没有在意,他从服务员的托盘里拿了杯酒就找了个不引人耳目的角落躲了起来,一口一口喝着闷酒。


窗外的天阴了下来,可是一个银色的光引起了朗姆洛的注意,他直起身往窗外望,却看见一个棕色头发的身影在树后一闪而过。朗姆洛平静如湖面的内心像是被一块石子砸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漪。他望了望隔壁房间,家族人逐渐就坐的长餐桌。目光又停留在最尽头那个雕着繁花的家族长的位置。狠下心来,趁着没人看见,溜出了会厅。


但是朗姆洛很快就失去耐心了。当他下到院子里的时候,已经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了。他在硕大的院子里转了几圈,耀眼的阳光灼烧着朗姆洛的皮肤。这让穿得工整的朗姆洛几乎要热疯了。


他烦躁地扯开上顶的领带,不惜崩掉一个扣子粗暴地扯开已经湿透的衬衣领口,一把将手中昂贵的领带甩在地上。抬头望着红日当空,心想着自己究竟是犯什么毛病才会跑出聚会现场,去找一个都不知道是不是眼花看错的身影。


身后,传来一声极轻的脚步声。


谁!


朗姆洛全身紧绷起来猛地回身,


然后看见了他这辈子遇见的最好的美景。


——那是一个健硕的身影,被树叶修剪得正好的影子零零碎碎地撒在人完美的身形上。一头栗色的微卷懒懒散散地贴在耳边。他拥有一只炫酷的金属臂,但是当时的朗姆洛你不知道意味着什么。面前的人一动不动,紧抿的薄唇也不说话只是把手里的东西递到人眼前。


朗姆洛莫名其妙地望着他左手里拿着的他的领带,犹豫了一会儿伸手夺了过来。


那个男子抬起了头,朗姆洛几乎要陷在那双蓝绿色的眸子里。长长睫毛将人的目光往最深处藏,但是无论如何,他眼里的那股悲伤犹豫的气息难以掩饰着流露出来。


朗姆洛知道那种眼神,那种冰冷,戒备,恐惧的眼神。


他咽了口口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面前这个素未谋面的男子。他觉得这就是缘分吧,他看得懂对面那人眼里复杂交织的情绪,只是不懂,想他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朗姆洛想要询问对面人的名讳,但是对面人显然察觉到他的心思,转身干脆利落地离开了。


朗姆洛心里一下子空了。


“喂!”


他大喊。可是那个人影越来越远,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看来是家族长,也就是朗姆洛的父亲,派人来找人了。


他没有办法,伸脖子张望那个远去的身影,啧一声转身去阻止那些下人瞎嚷嚷。


可是他的脑海里还是那个男人的身影。


朗姆洛坚信,他们还会再次遇见。


下次见面,就不会让你轻易地走了。

评论(12)
热度(17)
  1. 铁板乌冬烧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