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9-07

【叉冬】走马灯

因为电影对于叉骨的描写实在是太少,所以本篇包含了自己对于叉骨的看法,毕竟不是漫画党。一些想法纯属个人观点,如有雷点还请多多包含。不喜或不赞同,请轻按叉叉。人设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

在按下自爆的时候,朗姆洛没有犹豫。但是他后悔了。这一次他真正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与以往那些命悬一线、九死一生的任务不同,他觉得自己这次真的要完蛋。高温的火焰被控制在自己周围,从开始灼烧到爆炸的这个过程中,他的眼前快速地闪过走马灯一样的东西。即使全身难以忍受的疼痛,但是他的大脑却是该死地清醒。

【这次真的快死了吗。啧这就是我的一生?真他妈无聊…但是还是有那么些看头。】

作为世界一流雇佣兵,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鲜血和暴力。他喜欢枪支,也擅长它们。保护人?不。这除了是自己的小兴趣之外,当然是为了九头蛇的伟大事业处理几个人——几十个人当垫脚石。他喜欢看着子弹穿透胸膛,但是更喜欢拳头重击在人腹部上,五脏六腑在拳下翻滚的感觉。比起在黑暗处放冷枪,当然冲上去在他脸上打一拳才叫爽快!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加入九头蛇了,或许是因为杀人放火这一方面,自己是个贪婪的老手。但是事实证明,他在这个纪律极度严苛,手法冷血无情的地方混得不错。为了九头蛇的伟大计划,暗杀抢劫绑架突袭,太多太多。他还记得某一次任务的爆炸,还看得见那些被自己枪指着的人扭曲的脸。当然还有匕首的刀锋上,鲜血顺着刀柄流过指尖的感觉。机枪上膛发出的清脆有节奏的咔擦声,像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鼓点在他手下连接成曲。哦当然,没有那些灰头土面、苦苦哀求的人的悲鸣,这首死亡的乐章是不完整的。那个时候每一天都充满了血腥的乐趣,真的是太充实了。

想到这,朗姆洛笑了一下。被高温烤到龟裂的皮肤被肌肉的这一牵扯开裂得更大了一点。可是他不在乎,反正全身上下,每一处都疼的要命。好像都不属于自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枪的狂热分子越来越看重九头蛇的每一步计划。他被人称作交叉骨。交叉骨,一个很酷的名字,代表着死亡。叫着叫着就变成了代号。但是朗姆洛才不管这种表面的东西,但是他成为了红骷髅最忠诚的左膀右臂。他越来越放纵自己的欲望,他越来越享受虐杀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九头蛇把他派去了卧底工作,他必须向自己最大的敌人史蒂夫·罗杰斯低头。他忠于九头蛇,却从来不把自己看作是九头蛇的一员,这或许是雇佣兵时期的习惯。所以他在神盾局待得还算是安心。他是没心没肺的雇佣兵,只看钱,所以什么情义都可以轻松褪下。他觉得这是好事,不会沉溺与任何无聊的感情来影响任务。他和史蒂夫成为了好朋友,他为他清扫前路的一切障碍。用他那习得的犀利的杀人技巧,来做那些保护国家的事情——哦这说起来有些讽刺。不得不说,撇开一切政治和组织之间的斗争,还有所谓的善恶,史蒂夫还是一个很值得交往的朋友。只可惜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在神盾局和九头蛇的无尽斗争中,九头蛇总是被作为恶势力打压。朗姆洛多少有些不甘心,所以当皮尔斯发下命令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采取了行动。可是,他失败了。在与那个长铁翅膀的男人一顿斗争之后,他淹没在了滚滚火焰之中。他的脸彻底被毁了,他的恨开始发芽了,他发誓要让美国队长付出代价。上帝很明显听到了他的话,他给了朗姆洛一个机会。然后美国队长用那绝对的美国精神战胜了上帝给他的机会。让他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但是好歹,他在他那张完好的脸上留下了不少伤痕。

全身地狱般煎熬的疼痛,他的喉咙收缩着发出尖利的尖叫。这种疼痛是他生前从未感受到的——但是好像有一个人活着的时候一直接受着这种地狱般的对待,如果那样的他算是活着的话。

在卧底期间,朗姆洛是第一次看见冬兵洗脑的样子。他原本打算是打算走的,但是他还是回头了。他看见了冬兵脸上的表情,那种麻木的表情。然后是即使咬着橡胶,也异常刺耳的惨叫。朗姆洛不是没有听过惨叫,他经常用很残忍的手法拷问那些人。但是冬兵的哀嚎,带着不甘,带着疑惑,或许还有些仇恨。他刚刚想起的记忆又将被洗去,那个值得交往的金发男人的身影正在被强制性地洗去。他的记忆被夺走,等于是被销毁了灵魂。九头蛇把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他自己都不愿意原谅的人。朗姆洛的心口有些塞,他望向冬兵的眼里浑浊而复杂。他身为资产管理员,在冬兵还在九头蛇里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就一直待在他身边。他了解这个兵崽子,了解身为冬兵的他。朗姆洛从来没有见过冬兵笑。每一次任务之后就是洗脑,然后就是无止尽的发呆。冬兵的话很少,这让朗姆洛接近他花了一点儿时间。都说一点点堆积起来的感觉,扎实而难以忘却。他不了解从前的他,他也不在乎。他只是想待在他的冬兵身边,自己熟知的冬兵身边。他发现自己这一次好像不会那么轻松褪去感情了,冬兵的脸,在大脑里挥之不去。他身体的触感,现在还感觉得到。

【可惜再也艹不到那个结实的屁股了。】

除了钱,朗姆洛的生命里多出来了另一样更重要的东西。他的冬兵。

可是很不巧,他大概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的冬兵了。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控制着往天上冲去,环绕在全身的炸弹已经到了极限了。大脑开始无可救药地回想起冬兵的面容,冷漠的时候,暴躁的时候,还有在他怀里的时候。

【冬兵。嗯冬兵,我不喜欢叫你巴基,在我眼里你只是那个冷冷的兵崽子。现在好了,我要死了,你也有可能见到你拼命想想起的男人了,你说不定会自由。都说人在死之前会有走马灯,我看了我的人生,单调乏味。我真高兴能遇见你,别说我矫情,这辈子就这一次你给老子听着。】

【我爱你。】

【老子说了很多次了吧!但是在临死前说给你听你一定没听过吧。如果和金发男人生活得好你就去吧,反正我都要死了。在活的时候我不会放手,但是我死了就没法关着你了,你开心了吧!不会再有一个满口粗话脾气暴躁的臭男人围着你转了。行了,我自言自语也真是够了。反正你也听不见,或许也不想听。】

【再见了,狗屎人生,再见了,我的冬兵。】

轰。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