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9-07

【盾冬】一年

冬兵为主要视角。

人设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

每天早上六点。

当闹钟的滴滴声响起之前,巴基其实早就已经睁开了眼睛——是的,他昨晚又辗转反侧地无法入睡。他伸手按掉吵闹的闹钟——今天是2016年9月6日,然后翻个身,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让思绪自由地游走。一直等到太阳开始升起,向东的窗台上开始有金色的光点落下,他才摇摇晃晃地坐起来,抓起一旁的手机,动作熟练地打开语音信箱。

【嘿巴基,今天是个好天气,你不打算出来和我晨练吗?】

史蒂夫欢快的声音被开到最大放出来,熹微的清晨阳光和愉悦的声音遥相呼应,让那一声呼唤听起来就像天使吹着的欢快号角。史蒂夫的脸浮现在巴基的脑海里——他那个可以温暖一切的笑。巴基缩在床的一角,盯着微微散发荧光的屏幕丝毫没有想动的意思。

他很小心翼翼地点下播放键,把这句话又放了几遍,把脸深深地埋在手臂里。因为他学会用这个东西的时间不是很长,娜塔莎说要是不小心,就有可能删掉这条消息。所以他每一次一定是双手捧着在自己掌心里显得很小的手机,用左手轻轻握着,伸出右手食指对准了那个播放键才按下去。但是今天,他似乎有点不在状态,望着屏幕的眼睛有些无神。

【巴基你真的不来吗?我都已经跑了好几圈了。山姆也来了,你应该出来感受一下外面的阳光。】

巴基抬头望了眼窗外明媚的阳光,终于打算从床上起来了。回身随便叠了叠薄薄的被子——宽大的床上只有一个枕头和一张被子。他光着身子走向了浴室,站在镜子前面的他望着左臂的铁臂衔接处。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不受控制地回想起在九头蛇的一切一切。他很害怕,也没有办法。他用力地握拳锤在了自己心口来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闷闷的疼痛在心口蔓延全身直冲头皮,津液在气管里上下滚动了一番阻止了氧气的进出。巴基难受地咳了起来,他的左手死死地握住洗手台的边缘,蛛网般的裂痕很快就摧毁了整个洗手台。

【巴基我现在在马上就要去任务了。这个任务……不太适合我们一起完成。如果你想找人陪,去找旺达吧。等我这里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去找你。】

炸裂的水龙头把巴基淋湿了,他很庆幸自己的手机是放在一旁的架子上。从水龙头喷洒出来的水淅淅沥沥地落在巴基看上去很久没有修剪的发丝和有些茂盛的胡须上。一颗一颗小小的停留在杂乱的发丝上,它们的足迹到这里就结束了。丝丝凉意让巴基冷静了下来。他不想去理会不停地喷洒出来的水,径直踏进了浴室用凉水开始淋浴。水勾勒着他略显消瘦的身形流下来,在地板上砸碎。他仔仔细细地搓着自己冰冷的身子,每一寸每一寸的肌肤都顾虑到。淋浴完,再细细地擦拭。

他擦不到后背,这让他很难受。他不想弄湿史蒂夫给自己买的衬衫。站在客厅的巴基下身围着浴巾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好站在那里,一边发呆,一边傻傻地等着水珠自己蒸发。

他最终换上了那一套,也是唯一一套合身的西装。一身的黑色让巴基看上去端庄严肃。他把自己的头发全部梳到了后面,将胡须草草地修建了一下,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颓废。但是双眼里的疲惫暴露了他的真实。他在自己的上衣口袋放了一朵白玫瑰,上下拉了拉衣角确定没有一丝一毫的褶皱。然后把手机随手放在了床上,任由浴室的水肆意蔓延。

关门声寂寥地回荡在硕大的房间里。

床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上面的语音信箱一共就那三条消息。

消息的时间,是2015年9月5日。

到今天为止,没有你,已经整整一年了。

——————————————————————

九月六号是我的生日!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写个刀子来祝大家也快乐xxx

评论(9)
热度(12)
  1. 存文小仓库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