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8-24

【叉冬】校园AU 双向暗恋小甜饼

保证不虐。这次是真的。你们相信我。

“嘿你看到了吗……”
“你是说那个迷人的棕色微卷?哦我的上帝,我关注他很久了!”
站在角落的两个女生即使压低了音量在谈论,但是朗姆洛还是竖起耳朵听得很清楚。她们在谈论学校的名人巴基 巴恩斯。他手里拿着课本面壁而站,抠着墙上的一个洞,不断地瞟向和女孩儿们看向同一个方向——趴在学校栏杆上的那个身影。朗姆洛知道自己看上去蠢极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那个人就在那边。朗姆洛甚至觉得角落女孩们脸上的红晕,即使出现在自己脸上也没有什么不对。
——是的。他似乎恋爱了。
巴基是和自己同一个班的学生,品学兼优就是待人有些冷漠。健硕的身材让男孩儿们羡慕,精致的面容让女孩儿们疯狂。可是他却不为人所近,拒绝和任何人走得太近。说实话每天看到他那张迷人的脸简直是一种煎熬,但是朗姆洛似乎很愿意下这个地狱。每天他都期待着上课铃响起然后翻开自己都不知道拿反了的书,就开始望着斜前方的那个综色头发发呆。今天也不例外,只是今天似乎不是朗姆洛的幸运日。
“朗姆洛先生?朗姆洛先生你需要从你的梦中醒过来了。”
终于在教授第三次不耐烦的呼唤中,朗姆洛在全班哄堂大笑中猛地站起来,途中还磕到了自己可怜的膝盖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狼狈不堪。
“额……是的教授。我刚刚没有听课。”
“我想我发现了,欢迎来到真实世界朗姆洛先生。下课后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教授微怒的面孔让朗姆洛心中大喊不妙。但是更糟糕的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朗姆洛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目光看了过来。
这真是糟糕透了!他看过来了!哦我完蛋了。
他僵硬地坐下来,摆正桌子上的书又把它摆了回去。他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感觉脑子里有万千草泥马跑过。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懊恼地暗自扇了自己一巴掌。
布洛克 朗姆洛,你真是糟糕透了。
终于冷静下来之后,他才稍稍抬起眉梢望向了那个方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正好对上了巴基那双水灵的灰绿色眼睛。它带着盈盈笑意撞进了朗姆洛慌慌张张的眸子里。朗姆洛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然后他举起了他该死的手,往那个方向挥了挥。
“朗姆洛先生?很好。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WHAT THE FUCK?!
朗姆洛一脸吃了吞拿鱼芥末辣酱三文治的表情看着教授,又望了望黑板上那个被白色粉笔痕迹堆出来的东西,脑子里比被丢在垃圾桶里的假发还要乱。他不得已又站了起来,手指不安地在桌子上敲着杂乱的节奏。
“我想你又没有听课是吧,你这样对你的学业和未来的事业负责吗?”
哦又要开始了……
就当全班心中骂着朗姆洛这个不省心的人的时候,巴基举起了手。
“教授,我想我可以帮朗姆洛先生解决这个问题。”
“巴恩斯先生你没必要帮他。”
“我想这也是一种负责?”
朗姆洛微张着嘴望着那个挺拔的身影。满脑子只有一句话。
他在帮我解围。
盯着那滔滔不绝的薄唇,听着那仿佛天籁的声音,还有那个说话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小动作。朗姆洛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傻笑了,坐一旁的罗林斯也已经控制不住对朗姆洛的嫌弃了。他一把把朗姆洛拽下来,指着他的鼻子用略带威胁的口气逼问道。
“你是不是喜欢他。”
听到喜欢二字朗姆洛脑袋一懵。他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尴尬地笑着拍了罗林斯一下。
“……没有。我可能只是,被他的才能吸引……”
“你就嘴硬吧!我给你一个建议,去接近他。你会发生好事情。”
望着罗林斯脸上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又眺望了一下那个微微晃动的棕发脑袋,下定决心去靠近他。
“现在下课。记得在星期四之前上交你们的论文。”
就像是士兵接到了命令,朗姆洛一听到下课,就对着窗户理了理自己皱巴巴的衬衫,正了正校徽。觉得自己看上去没有刚刚那般邋遢之后清了清嗓子走到了巴基面前。而巴基已经清理好了桌面,但是他还是仰起头仔细听着朗姆洛说话。
“嗨,我是布洛克 朗姆洛,坐在你的斜后面。你……”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教授的声音打断了他。
“朗姆洛先生,来我的办公室。马上。”
朗姆洛翻了个白眼,胡乱应了一声。他伸出手摸了摸后颈,眼神瞟向巴基,望着巴基闪亮亮的眸子,他的心情似乎好了点。
“我觉得你还是快点去,教授的耐心不好,说不定到时候多给你布置几篇论文,那个时候我可不帮了你。”
巴基站起身提上书包犹豫地伸出手,在朗姆洛肩上拍了拍。
“祝你好运。”
望着巴基离开的背影,朗姆洛长舒了一口气。他敲了敲自己脑袋,径直走向了教授办公室。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教授对于他的作业完成情况和质量,还有上课状态,以及对未来事业的打算进行了全方位的谈论。似乎还谈到了之后美国的失业率和经济走向。并且巴基猜对了,他多给朗姆洛布置了两篇论文和一份社会调查,两周后的周一就要完成。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他对朗姆洛上课不认真不满很久了。
而朗姆洛窝在不是很舒服的木椅上,伸直了双腿望着窗外逐渐暗下来的天空满脑子跑火车。他的脑子里还是巴基那双眼睛,他想着什么时候再一次和巴基说上话,他看上去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不可接近。
“朗姆洛先生?哦好的你现在依旧没有在听我说话,你现在已经是不打算尊重我了是吗。”
“是的教授,你已经浪费了我四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时间了。如果你不想再让我的作业质量下降的话,就不要再浪费我的宝贵时间了。”
他站起身摔门离开了那个让人不开心的地方。他一把扯下打得很粗糙的领带让自己变回轻松的姿态。他不指望罗林斯会等他了,这么晚了他也应该回去了。
可是教室的灯还亮着。
“罗林斯,我的好兄弟,你原来还……巴基??”
朗姆洛调侃的语气一转,惊讶地望着坐在位置上的巴基。他已经不知道把手往哪里摆了。他看了看手中被扯下的领带和被抽出来的衬衣衣角,难掩尴尬地笑了笑。
“晚上好,朗姆洛先生。”
“叫我朗姆洛吧。”
“这是你的晚餐,朗姆洛。我觉得你应该已经饿了,。”
朗姆洛瞪大了眼睛看着巴基手里打包好的食物,暗搓搓地坐的离巴基近了一点儿。他满心欢喜地打开包装,却被里面的食物吓得让他惊喜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吞拿鱼芥末辣酱三文治?”
“是的,这是我的最爱。怎么,你不喜欢?”
“……不,不会!真巧我也喜欢吃这个。”
朗姆洛暗地里有些痛苦地吐了吐舌头,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咬了一大口。然后用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称赞了这个可能让自己拉几天肚子的东西。
“哦不,你并不喜欢吃这个。”
巴基的表情产生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他拿过朗姆洛手中的三文治毫不在意地咬了下去,然后递给朗姆洛一瓶水。气氛突然间就这么沉寂了下来。两个人并肩而坐,一个仰头喝着水,一个低头吃着三文治。他们没有一句对话,却似乎胜过千言万语。他们偷看过对方很多次,也不知道对方知不知道,反正就是一遍又一遍,好像永远看不腻似的。
有张看不见的,薄薄的膜隔在两人中间。因为薄薄的,所以很容易就可以捅破,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捅破。或许他们一辈子都蒙在鼓里,或许他们会因此错过彼此。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现在享受着如此平静而美妙的时刻。一个夜晚,一个教室,两个人。
那个时候朗姆洛明白了一件事情
——是的,他恋爱了。
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对着巴基笑了笑,而巴基也对他笑了笑。
朗姆洛把巴基送回了家,巴基在关门前还探个脑袋出来和他挥手说晚安。他也对着巴基挥挥手,说明天见。
明天。
就是未来。
未来也希望一直有你。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