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8-11

【叉冬】再见你最后一面

今天的纽约还是昨天那片天,而天笼罩的纽约却不是昨天的纽约。就像过去无法被遗忘,而在这些过去的影响下,现在甚至未来都会改变。

自从航母坠落之后,Bucky离开Hydra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哪里都找不到他。Rumlow这个时候有些庆幸,当初指导冬兵怎么隐藏行踪的时候没有保留什么,而是全数交给了他。他叼着烟隐藏在阴影里,等到外面的动静完全停了下来,他才披上不显眼的外套悄悄地溜了出去。
他的Winter,肯定只有他才能找到。
熙熙攘攘的街道忙忙碌碌,没有人有时间注意到他的身影,仿佛上帝也在帮着Rumlow。然而Rumlow对于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明知心肚,他不会相信什么上帝,他只相信自己摸爬滚打磨炼出来的本领。
这是罗马尼亚一个简陋的居民楼,弥漫着糜烂和陈腐的臭味。他踩着吱吱呀呀的楼梯上了楼,敲开了自己观察很久的门。
可是里面没有人。
桌上散落着几个李子。一旁看上去快要塌下来的床铺,上面肮脏单薄的粗布凌乱地放着。Rumlow微微皱了眉头——还以为他离开了Hydra会过得好一些。结果还是那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崽子。
没有再多的思考,从来都是“清理者”的Rumlow这回真的当起了清洁工。
忙活了一段时间,他在冰箱上发现了一本日记,犹豫着翻开,一张张剪报引入眼帘——全部都是关于那个金发男人的报道。
原来如此,他回想起来了。
他脸上浮现了一抹笑意,要不是缺一面镜子,这一定是他一生最苦的笑了。他掂了掂本子,扔了回去,激起了不小的灰尘。
他搔了搔头发,门传来一阵咔擦声。神经一紧却又一松,因为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Winter。”
“……Rum。”
两声问候过后,气氛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人对望,眼里只有彼此的面容,似乎容不下其他的事物。Rumlow快步走了上去,二话不说吻上了Bucky的唇。四片柔弱的唇瓣就这样紧紧地碰在一起,不再有再多的动作,就像不再多奢求什么。
Bucky轻轻推开Rumlow,微微笑了一下,径直走了进去,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Rumlow垂头舔了舔唇,脸上的神情似乎是自嘲。他回过神看到桌上的牛奶。
“你该换换口味了。老是喝牛奶像个崽子。”
“这句话你老说,不累啊。”
Bucky拿起桌上的李子,发现李子上面挂着水珠。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咬了下去——异常酸甜。
“你怎么来找我了?”
“你管老子,老子的东西老子不能来看?”
Bucky没有说话,只是停止了咀嚼的动作。他抛给Rumlow一个李子,顿了一会儿道。
“……我想起来了,以前的事情。”
“那么多次电击都没有凑效,你还真是顽强。”
“我把它视作恭喜。”
“……老子走了。”
“这么急?”
“你当我是你啊,这么闲。Hydra的计划从来不会放慢脚步。”
Rumlow关上了门,迷迷糊糊地走出了居民楼。一拳打在了小巷的墙上,心中的烦躁不知从何而来。他不断地出拳,直到鲜血沾满拳头,蠕蠕的疼痛顺着手臂冷静了大脑。他喘着粗气背靠着墙望着一线的天。
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心里少了一块的感觉。
他独自甩了一把手的血,拿出被揉得皱巴巴的烟抽出最后一根点上,陷入了沉思。
在那个金发男人眼里,冬兵是他的朋友,他的铁哥们,他的Bucky。
在Hydra眼里,冬兵是所有的资产,有力的工具,不需要就可以丢弃的棋子。
那在自己眼里呢……
他这样问自己。
他是Hydra的资产,而自己是资产管理员?不,这是对于Hydra而言。对啊,对于冬兵来说,自己什么也不是。所以冬兵在自己眼里是怎么样,都不重要了……
可是,谁说Hydra里的人不懂感情?!
烟灰落尽,仅仅是思考刚刚几个问题就耗尽了他一支烟的工夫。
算了,他跟着金发男人会好受很多,远离杀戮和电击洗脑。
跟着金发男人每天可以喝热腾腾的鲜牛奶,吃酸甜可口的李子。
他可以把他照顾得很好。
Rumlow脸上浮现了笑意。
冬兵过得好。
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然而Rumlow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Bucky放下了吃了一半的李子,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藏了很久的朗姆酒,看着瓶子里晶莹剔透的琥珀色,他猛地灌了一口。辣意一瞬间横扫口腔,Bucky龇牙咧嘴地喝了口牛奶。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回味朗姆酒的后味。
很辛辣,却又很难忘,还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