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7-18

【盾冬】日常 布鲁克林的早市时间

这是预告的其中一个///

阳光透着玻璃窗在桌上洒下一片金色的暖朝。

一如往常得晴朗。

Steve早早地起了床,目光移向身边空着的床铺。
Bucky从昨天就嚷嚷着要去买李子,估计今天一大早就去早市了。他也没有丝毫的犹豫,起身洗漱打算打扫打扫房间。

他手里拿着一块小抹布正专心致志地擦拭着桌台,望着已经擦得锃亮的桌面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挽起柚子摸了摸额头上沁出的密密的汗珠,抬眼瞟了一眼钟。

应该没那么快吧。

而这时的Bucky正抱着满满一袋新鲜的李子习惯性地抄着小道往回走。他拉了拉自己的黑色鸭舌帽警觉地左顾右盼,疑虑和谨慎藏在眼底。但是当目光停在了自己怀里那一个个水灵灵的李子时,他眼底的一切负面情绪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不易察觉的温柔与喜悦。心想着今天买到了最新鲜的李子就情不自禁地勾起笑,当然——又可以和Steve一起享受才是最高兴的事。Bucky珍惜每一次和Steve在一起的时光,想到这,脚下步子也加快了不少。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指针与分针快要重合在一起,可是门外依旧没有Bucky的声音。

“已经快十二点了啊……Bucky还没有回来?”

脑中浮现出人的身影,回想起闲暇的时候和Bucky在一起的点点滴滴,Steve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会心的微笑。

不会有事的。

他这么想到。

Bucky埋着头抱着李子在小巷里穿梭着,走神之间走了不少弯路。抬头看了看中当头的太阳,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他站到了川流不息的马路上,眯起眼睛望向马路对面——那是他们在布鲁克林的住处。可是当他迈开第一步时,耳边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低语。那个声音他太熟悉了——就是这个声音读出的那些词,让自己失去理智。他攥紧了左拳,冷汗一点一点地从皮肤渗出来。眼珠不安地在眼眶里转动,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拉低帽檐,祈祷自己能够保持基本的理智。

街上的人熙熙攘攘,可是他却站在路中挪动不了半步。这个怪异的路障无疑引来了不少谩骂。

不能待在这……

他拿了颗李子咬了一口,酸甜的汁液涌入喉中,新鲜水果独有的的味道让自己冷静了一些。他迈开步子,一股脑地冲过了层层车流。直到站到了住处门前,才稍稍安心。他伸手在口袋中摸索着,可除了几枚硬币外别无他物。

“Steve——?”

右手抱着李子伸出左手敲了敲门,扬高了声音呼唤。他摸了摸鼻子上密密的汗珠,焦急地等待着。

“Coming!”

十二点的报时声刚过,敲门声准时响起。Steve脸上挂着放松的笑容兴冲冲地小跑到门口。边数落着门外的冒失鬼,边找出钥匙开门。
钥匙不大,一个不留神便从潮湿的手中滑落,伴随着清脆的碰撞声掉到了地板上。Steve叹了口气,搓搓还是湿的手弯腰捡起。

门外的Bucky越来越不安,甚至连开门所需要的时间都不想熬。他低头略微思索了一下,抬起左手直接向门锁锤去。片刻,门锁便顺着门檐滑落到地上。铁门后面,却是刚刚捡起钥匙目瞪口呆的Steve。

“啊……”

Bucky知道自己闯祸了,他咬了咬唇,站在门外一动不动。

“Bucky?”

Steve也愣在原地好一阵子没有回过神来,反应过来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说了多少次不要轻易破坏门。我一直都在家啊。”

Steve探头望了望四周,幸好现在是早集市四下没有什么人。他一把将Bucky拉进房门。他发现了Bucky呼吸有些急促,脸色也渐渐失去了血色,他皱了皱眉,把手搭在人肩上关切地问道:

“怎么了?”

“忘带了,钥匙…”

他望了望地上已经变形的门锁,也不好意思向Steve倾诉刚刚发生的事,他只懊恼地皱了皱眉头。

都怪自己太心急了。

“那也没必要对门撒气……门外的那块砖下面不是还放着把钥匙吗,你都这么做了七十年了,自己却不记得了?”

“I'm sorry...是我太心急了。”

Steve轻微皱起眉头,瞥了眼门的残骸,挠了挠头思寻着怎么办才好。但是无论如何,他先加大了手劲,安慰了看上去很不安的Bucky。

肩上压上来的重量让自己忍不住偏头看了一眼正望着自己的Steve,急于想要解释什么。

“Umm……这个……”

可是手指胡乱指了指地上却不知道怎么解释。最终深吸了一口气把手里的李子塞人怀里,跨过地上的碎屑径直走到了客厅。Steve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怀里却多出了一袋李子。他抱着李子跟上往家里走的人,把李子随手放在了刚擦完的桌子上。

“嘿……”

他呼唤着。

Bucky站在客厅,望着异样的干净清爽的客厅,心情不由得也愉悦了起来,嘴角勾起一丝笑。应着Steve的呼唤正想回头称赞一番但是瞧见了有些狼狈的门口,嘴角瞬间垮了下来。察觉到Bucky细微的表情变化,Steve走了过去,与他相视而站,按住Bucky的肩膀,抬手帮着取下了帽子。目光凝聚在人垂下的眼皮上,蔚蓝的眼睛眨了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到底什么了,Bucky?“

然而Bucky根本没有理会Steve究竟在说些什么,他的目光在明亮整洁的客厅和肮脏杂乱的门口间游走,从唇齿间小声地挤出一句话。
“I'm sorry Steve...”

本来还想鼓足底气说一说这个脱离了战争就什么也不会了的曾经的冬兵,但是听到小声呓语般的道歉后,心里最后的防线全部崩塌了。依旧凝视着一声不响低着头就像个打碎了校长办公室窗户的小学生一样的Bucky,心中默叹了一声。

“没关系,我们可以找Tony帮个忙。”

抬起眼望见了人眼底的温柔霎时间安心了许多。拿定了决心决定说些什么。双手吹在身体两侧僵持着,不知道怎么摆,微微握紧拳头。低沉的嗓音用着只有两人才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今天,想起了……什么。头痛欲裂……”

话语之间,呼吸变得沉重,眼皮开始不停使唤地往下坠。听了这句话的Steve,心一瞬间悬了起来。察觉到Bucky呼吸的沉重,心情更是变得焦急不安。他晃着Bucky的身体,可是Bucky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好像看到了……那些……苏联人……我知道那不是真的,可是……”

已经涣散的瞳孔不安地在眼眶里打转,他暗暗咽了口口水想要站稳。

“Steve,what should I do ……”

沙哑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不真切的疼痛从铁臂的衔接处传来,让Bucky再一次皱紧了眉头。昏沉沉的大脑让自己的身体不住地往Steve身上倒。不正常的举动一时间让Steve乱了手脚,全然不顾自己逐渐变得灼热的呼吸喷洒在Bucky身上,手上的重量不断增加,心中暗叫不好,赶忙用双手将人摆正,拉近。小幅度地摇晃着Bcky的上身。稍微低头让自己的目光能够和Bucky平视。

“Bucky?Bucky!”

身体跟着Steve晃动的频率机械地晃动,皮肤感觉到温热的呼吸。猛地回过神却对上了Steve慌张的眸子,那一声声焦虑的呼唤将自己从噩梦里拉了回来。可是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一个简单的音节。

焦虑的呼唤得不到回应,他托着Bucky的后颈让他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声音里带着认真,担忧和勉励,在Bucky的耳边轻语。

“不要去想那些事,我们可以慢慢来。别害怕,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还在思索着该说些什么的Bucky却听见了那句熟悉的话,心中涌上的暖流,让脸上的神情放松了下来。他低头轻笑出声,又仰面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对上Steve如湖泊般的蓝眸,没有说话。

冰冷的右手搭上Steve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使劲握住,生怕这个人会在眼前再次消失。

“我没事……”

话语里充满了肯定。但是话虽这么说,脑子里却乱得像演奏者狂躁的交响乐。偏过头背过身就近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捂着嗡嗡作响的脑袋。Steve的手还保持着拥抱着人的动作。听着Bucky安慰自己的话却还是不放心,也坐到他的身边,轻抚着Bucky的后背以示慰藉。

“Calm down,Buck。”

Steve轻轻掰开对方抱着头的手,将手掌反过来与他紧紧相握。把头凑到Bucky耳边用鼻尖蹭了蹭,合上眼睑,下意识地从鼻腔轻呼出一口气。

“要不我扶你去床上休息?”

“嗯……”

脑袋几乎要炸裂,一幕幕飞快地闪过却怎么抓也抓不住。单手也支不住沉重的头颅干脆接力往Steve手臂上一靠,胡乱应了一句。

说着Steve连忙把人泛着银光的左臂抬起来搭在自己的肩上。右手挪到对方腰部托着避免他滑下去。他一步一步,几乎是把Bucky拖着走的。Bucky全身仿佛失去了力气,干燥的唇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努力动起双腿有一步没一步地走进了房间。Steve轻手轻脚地将人放在床上,帮着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Bucky的脑袋一沾到到枕头就感觉头疼得到了缓解。可是他的右手迟迟不肯松开,干涩的双眼勉强睁开望向床边的Steve。也不管他是否有离开的意思,挣扎地坐起,弓着身子使劲晃着脑袋。发出不清楚的音节。

“Stay……”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不留神就沿着床边倒了下去。

原本准备给人盖好被子准备离开的Steve,回头望见了倒下的Bucky,身体比头脑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赶紧一把捞起他。

好险……

这么想着。但仍然心有余悸。再一次小心翼翼地托扶着Bucky重新安顿好后,坐在边上静静地注视这人。

良久,脸上绽放出笑容。

“I'm not going anywhere,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中午的阳光仿佛变得柔和了,洒在这对老伙计身上——身上的坚冰早已融化。


评论(2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