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7-10  

【盾冬】回忆 巴基的小本子

(剪报:美国队长再次救下人质三十余名 向美国队长致敬!)
罗马尼亚,下雨了。
但是,我还是要出去买李子。这个天气,小商贩一般都会在我楼下的简易雨棚里躲雨。我不知道这种天气,李子可以保留几天。
果然,小商贩就在楼梯口蹲坐着。雨格外的大。四下,只有这一个老妇人在买李子。
我拉低了帽檐,我问她李子怎么买。她用很地道的罗马口音回答了我——这个价格不是很贵。
我有些开心,我买了六个。可是当我伸手去拿的时候,我看见了,老妇人眼里印出的我的样子——那张臭名昭著的冬兵的脸。
老妇人拿着李子的手开始猛烈地颤抖。我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样的表情,我想应该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我伸出双手抱住了老妇人瘦骨嶙峋的手,轻轻掰开她已然僵硬的手指拿出了李子,往她的手掌里放了皱巴巴的纸币。
我想我吓到了老妇人。她很贫穷,很善良(她买的李子都是洗过并且仔细擦拭过的),很努力。她从来没有见过我,但她在报纸上读到我。她的恐惧是那么自然。她或许下一秒会尖叫,会大哭,会逃跑。或者她什么都不做,一动不动,然后把我的藏身之处报告给当地的警察。
那时候,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慌——因为老妇人没有动,她只是盯着我,像是在记录下我的外貌。我当时很不安。为了不暴露行踪,让除警察以外的人找到我,我必须封口。可是,那样,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我现在还感觉到纠结,我不知道我的选择对不对——我转身走了,我没有再看那个老妇人一眼。
门外,风还在呼啸。
这一刻是风,下一刻又会是谁。我想我现在是最没用的人。我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在这里挑灯写字。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可是内心的空虚与无助让我感到无力。
今天我又看到了那个Steve Rogers。我想我记起他来了。可是心里却堵得更厉害了。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喜悦?可是为什么心里堵得难受⋯⋯
他会不会来找我?他在知道我做了那么多事之后,还会不会来找我?会不会原谅我?我做了很多错事,或许我不应该祈求原谅。
我想我现在要离开了,为了保全自己我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
反正黑暗也待习惯了,就算恢复了一些记忆,继续待在阴影里,应该也不会难受吧。嗯,我现在过的很好,比之前⋯⋯好多了。
至少这里不冷,即使下了雨,也不冷。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