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6-06-11

【盾冬】回忆 巴基的笑(上)

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从冷冻仓里出来时就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你是冬日战士,你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你必须听命于我。”

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此失去了笑的能力。
每一枪击杀的人,每一拳打死的人,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地记得他们痛苦的脸庞。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们。
是的,他迷茫了。
所以Bucky脸上再也找不到表情的波动,尤其是笑。

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但是今天他遇见了自己的目标——一个金发大个子。
“Bucky?”
他对着自己叫出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脑袋几乎就要涨破,他知道这个金发大个子,但是他无论如何就是想不起来。强烈的迷茫与混乱让他感到烦躁。
“Bucky他妈的是谁?!”

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很混乱。
他迷迷糊糊地回到了那个像监狱一般的房间,那里摆着会带走他好不容易想起的记忆的电椅——他不想忘记那个人的身影。
他挥起左臂撞飞了一旁的研究人员——这是他第一次出现那么强烈的抵触。他开始不安,不住地喘着粗气。
不,我不要再忘记了。
“长官,他现在情绪很不稳定⋯⋯长官?”
皮尔斯径直走了进来。
“任务报告。”
Bucky看了皮尔斯一眼,丝毫没有想理会他的意思。那个男人的身影挥之不去,时大时小。
“那个桥上的男人⋯⋯我认识他⋯⋯”
啪!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Bucky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给他洗脑。”
多年被支配的恐惧让他在这一时刻失去了行动力,他张嘴咬下了橡胶。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男人,消失了。

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他现在想哭。
爆炸声不绝于耳,三千米高空上寒风不断。Bucky与那个金发男人已经打得两败俱伤。可那个男人依旧呼唤着那个名字,而他只能一下一下攻击那张脸——那张熟悉的脸。
那个男人说Bucky是他的朋友,还把自己的盾丢掉了。真是愚蠢。
“你是我的任务!”
你是我的任务,你的名字是Steve Rogers——咦?这个名字为什么,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Bucky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笑过了,但是至少现在他心里轻松了很多。
他望着昏迷的金发男人,他身上所有的伤都是自己造成的。或许他本来已经快死了,但是他把那个男人救了上来,当时的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
然而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本心——他不想再杀人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