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翅膀的天堂最爱之灵魂
【冷冻中】ST 是信仰| S!P!N!中毒! | Elisabeth是命(假装恶狠狠) |法扎吹!|
2017-06-07

【BuckyBarnes水仙】酒吧

水仙预警

巴恩斯中士/冬日战士 无差。还是比较偏冬日战士/巴恩斯中士的。

就是一个小故事:小中士带着根本不会喝醉的超级士兵去酒吧,结果屁股疼的故事。←没车


“Bucky,我们去喝酒吧!我看中了一间酒吧,里面的姑娘都特别正点!”


还没有等Bucky回话,Barnes就自己先激动了起来,握紧了双拳在胸口来回转悠,仿佛已经置身舞厅。可事实上,Bucky只是稳了稳手中的狙击枪,将细布轻挥弹掉了爱枪上的灰尘。他抬起波澜不惊的沉色眸子,对上了Barnes期待的眼神。良久。


“好。”


这简单的一个字对于Barnes来说就像是天大的喜讯,他催促着Bucky放下那把该死的枪,和自己融入到美妙的社交活动里去。Bucky不紧不慢地被Barnes拉着走出了房间,但是他有些心不在焉——看来是在打算些什么。


灯光昏暗的小酒吧,漫天都是因为舞步飞扬起的灰尘——这让Bucky不由得担心自己的小中士在这里的安全。果不其然,一转眼,Barnes就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但是他作为世界上最为致命的暗杀者之一,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小中士都会跟丢。他只是坐进了酒吧的角落,找到合适的位置暗中注视着被女孩儿簇拥的Barnes。


Bucky用一个眼神吓跑了本来要询问自己想要喝些什么的酒保,他叹了口气,这不是他的本意。眼里混沌的神色让Bucky融入了他最熟悉的黑暗,没有人发现更没有人能问津——但是包围光的,就只有黑暗。而Bucky的光,就是那个在人群中攒动的Barnes。


——可是他不见了,他的光不见了。这让他的心跳骤然停了下来。可是下一刻脖颈传来的冰凉让Bucky的心回到了地面。偏头,Barnes露出他自以为最迷人的微笑拿手中冰镇的酒杯使坏地触碰了Bucky有温度的肌肤,唤回了Bucky的思绪。


“以为我丢了?”


Barnes坐在Bucky的身边,给自己猛灌了一口琥珀色的液体随后打了个嗝——他看上去已经喝了不少。


快喝醉了才回到我身边吗…Bucky这样想着,握紧了Barnes推过来的酒杯,这才闷声回应了他的问话。


“嗯。”


“哈哈哈…你看我多了解你嗝。”


“你喝醉了。”


“我才没有喝醉。你都喝不醉,我怎么就喝得醉了?”


“…我是因为血清。”


“闭嘴Bucky——”


Barnes拖长了不满的撒娇音,因为自己毫无节制的饮酒他现在的确晕晕的,而面前的超级战士却还在说风凉话,这让他的倔脾气一下子就起来了。他嘟起自己站着酒渍的水润嘴唇,二话不说就往精壮的身躯里倒去,将自己的唇印上了他的唇。而Bucky也很明白——Barnes喝醉之后,就喜欢乱亲人。他没有把这个吻放在心上,他只是搂住Barnes扭动的柔软腰枝。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的吻有这么差吗?”


“你喝醉了,Barnes。”


“…你是不是傻啊。”


泄气的Barnes将自己软绵绵的拳头砸在了不解风情的冬日战士身上,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了Bucky的胸膛。


“不喝酒我哪有勇气吻你…你知不知道你平常多凶嗝。他们都说我养了一只狗熊…你看你又这么壮,真羡慕…又那么厉害,姑娘们都在偷看你…这个时候我又庆幸你一副被欠钱的不爽脸了。Bucky啊…我超喜欢你的…#¥%&……呼——”


Bucky一动不动地抱着“酒后吐真言”的Barnes,将自己的耳朵故意凑得很近,去感受Barnes震动的低沉声线和诚实不浮夸的情话,直到他们变成无意义的呓语和平稳的呼吸。


Bucky觉得有束光真的洒进了自己的黑暗。


他问酒保,离这最近的,隔音效果好的房间在哪里。酒保指了指楼上说走廊尽头有一间空房。


之后Barnes就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根本就不会喝醉的超级士兵去喝酒,将毫无防备的屁股送给了精力旺盛的超级士兵。


-End

评论(10)
热度(11)